远终南

明年此日青云去 却笑人间举子忙

由于某些不可抗力,要闭关一年(。
爱你们!!!

襄阳行(上)

无形门同人,cp=李杜,然而主角疑似孟夫子
时间线为开元25年
cp感暂时不太明显请见谅><
To泽蘅 @蓝田沧海玉生烟 写得不好吃还望海涵qwq



历史就是个势利眼,甭管你是殃及多少州的旱呀涝呀,搁在后人眼里,也都不会比老皇帝哪天没了、新主子几时登基、甚至贵妃爱穿什么色的裙,来得更惹人注意。杜甫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还没有资格抱怨今年来得太不考究,恰似在上游涉水渡河者永不会知道下游是否有人溺毙。他只知道今年他很忙,并且由于自己白身的缘故,这一年在史册上可能并不会如何醒目。

这一年自开年以来他就跟着李白东奔西走。孟浩然说你们在白衣教里待过,对教内的人事熟悉些,白衣教的事就拜托你们啦;摩诘在长安遇到些麻烦,无形门不能坐视不理,我们得去给摩诘搭把手,你们要努力呀!却同高适一道,扬鞭策马往长安去了。

李白很愤愤:他们肯定是去京城潇洒了,留我们在这里做苦力!嘴上抱怨归抱怨,他倒也拎得清爽,活儿是肯定要有人干的,而自己和杜甫的确是最佳人选。二人清剿白衣教残党,个中艰难劳苦暂且按下不提。

及至白衣教事毕,李白跟杜甫一合计,决定去长安找孟浩然会合,看看王维那边他们是否帮得上忙,顺便商讨一下他们几个无业游民接下来该往哪儿去。二人一路上鞍马劳顿,好容易进了长安城,便直奔无形门。

李白一进入堂来,立马扯着嗓子喊开了:“孟夫子——孟夫子在否——”

如此喊了几遍孟夫子也没出现,却从隔壁厢房里步出一年轻郎君,身子裹在深碧色的衫里,是两晋笔记里写,玉树琼林,顾眄光彩射人——不是王维又是谁。

李白杜甫见王维次数多了,因而不轻易被这气度震慑住,好比几朝后的某司空。李白上下打量王维一番,道:“之前听孟夫子讲摩诘有难,看你现在还挺风光的,估计没什么事了。”

王维笑笑:“我确实无大碍,劳太白费心了。”

“孟夫子之前不是给你帮忙来了吗,他现在人在哪儿呢?”

王维稍稍瞪大了眼睛,很惊讶的样子:“啊,太白子美你们还不知道吗?孟夫子他已经去荆州了呀!”

“荆州……?”李白和杜甫两个面面相觑,“他到那里去做什么?”

王维叹气:“孟夫子什么时候也这样丢三落四了……还是由我告给你们听罢。四月里张相遭谗左迁荆州了。我早先蒙张相拔擢才做到右拾遗,他走之前我自然是要去送一送的。张相和我说他到荆州后想要提携一些人才,我就向他推荐了孟夫子。正好孟夫子从前也拜谒过张相,张相很赏识他,便把孟夫子招做幕僚了。”

杜甫听得愣愣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一拍边上李白的肩膀:“好事啊!”

既知孟浩然去向,李白旋即给他去了封信,首先恭喜他要发达了,继而谴责他不够仗义,有好事都不告诉他们。无形门别的未必有,唯独不缺各色机括。门内人士联络起来方便得很,比寻常驿站送信要快得多。没多久孟浩然的回信就来了,信中道,那你们也来荆州混啊。

李白问杜甫的意思,杜甫表示他早有拜谒张相的念头,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当天便打点行囊,俨束车马,自镐徂荆,不在话下。

白衣教垮了,朝廷里也不见有什么大事,日子一下变得异常地清闲。他们不需要急着赶时间,故而走得不快,时常在途中的某地逗留个三两天。如此走了几个月,还没行到荆州地界上,孟浩然却给他们来了信:幕府已经解散了,我现在赋闲在家。你们也别来荆州了,直接去襄阳找我。

鹿门山委实好风光。翠岑重叠,玉岫出天,西望汉水汤汤来。山上草木葱茏,松桂尤多,夭矫偃蹇,不一而足。人处其间,如对靖节陶先生,容易灭机心。

这地方什么都好,就是位置有些偏,去集市不大方便。想要改善伙食还得自己动手。李白站在杜甫身后手把手教他安鱼饵,突然扭头向孟浩然:“夫子也忒偏心,我来了那么多回都没请我吃过河鲜,子美这才头一次到你家,你就给他钓鱼。”

孟浩然仍然坐得很稳,只将眼角余光匀出一点,往李白那儿招呼:“那我前年宰的那只肥鸡是便宜了谁来着?黄鼠狼?”

所以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老祖宗诚不我欺。李白平日里牙尖嘴利,竟然也有被噎得说不出话的时候。孟夫子抓住这当口乘胜追击,不学楚霸王:“早知道就不该给你这小子吃的。你不是老喜欢寻仙问道吗,让你试试辟谷也挺好。指不定你哪天就飞升了。”

李白被抢白一通,有苦说不出,眉头皱得像产妇临盆。惜乎持续时间不长,未及诞下一个鬼胎,就听那厢杜甫徐徐道:“你们别斗嘴了,还钓不钓鱼啊……”

李白反应过来,赶忙替杜甫安好鱼饵,然后抓起边上自己的鱼竿,在孟浩然和杜甫中间挑块地儿坐下:“夫子您怎么这么久了还没钓着鱼,就算不给我吃,那子美也要吃啊。”


孟浩然并不搭理他,目光盯牢在河面上。过不多时,他忽然悠悠地吁出一口气:“早先看人家钓鱼,老是觉着人家钓得不好,那么长的工夫也没见他钓上几条来。等到自己也来钓鱼的时候才发现,我这钓得还不如人家呢。”

李白略略一怔,很快朗声笑道:“心不静,心不静啊孟夫子!”说着就往孟浩然身边凑,而后朝杜甫眨眨眼:“我们来帮您老人家定定心!”

杜甫参透李白眼神里机锋,非常默契地放下鱼竿,也跑去立在孟浩然后边,两手摁住后者肩膀。孟浩然显见地比较烦躁,语气不怎么耐烦:别闹别闹……你也跑来做什么!同时身子往远离李白的一边躲。这一躲不要紧,倒感觉像是被什么扯住了。他侧眼往李白那边看,惊觉他钓竿方向不对劲。一低头,自己腰带上不知什么时候挂了个鱼钩。

李白和杜甫松开手。孟浩然还有些懵,取下钩子的动作十分犹疑。李白却已经坐到一旁开始大笑。

孟浩然想了一会儿,轻轻地摇了摇头,笑声低沉如同叹息。


tbc.

一条没人想知道的暗线:年初摩诘有难是李林甫想找他麻烦。后来太白和子美回长安看见摩诘穿的衫是深青色的,说明摩诘没被贬。幕府解散是因为李林甫察觉到了无形门的存在,认为张九龄跟无形门结成了一派来发展自己的势力。为了不落他口实就把幕府解散了。

顺带提一句:漫画里根据摩诘时任右拾遗判定摩诘穿深青色的袍衫其实有一点bug。盖唐代官服颜色由散官品级而非职事官品级决定,并且职事官品级与散官品级未必等同。右拾遗属于职事官。但是我找不到摩诘那会儿当的是什么散官,所以就延续漫画设定了。

其实本来是想一次性写完发出来的!但是我作业还剩好多估计暑假里来不及写了,开学之后又得一直闭关到明年6月。为了给泽蘅一个交代,还是先发出来吧。明年回来一定把坑填上!

前半部分其实写得不太满意,等明年有空了可能会把这里重写一遍(。

唉我本来那么想写子美的但是为什么上部里子美出现得好少……截至目前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老家伙们在打机锋,难为他这个小朋友了(ry)

大交响乐——评Stey《圣克莱尔大教堂》

在补作业间隙瞎写的,充满非常私人性质的胡说八道和尖叫xxx很语无伦次我也不知道我讲了些什么东西总之能不看就不看了吧xxx

人怂就不圈Stey了(。祝她能够和她笔下的大家一样得偿所愿。高考要加油呀www
……………………………………………………………………………………………………………………………………………………………………………………………………………………………………………………………………………………………………………………………………………………………………………………………………………………………………………………………………………………………………………………………………………………………………………………………………………………………………………………………………………………………………………………………………………………………………………………………………………………………




“理想与追求,信仰与激情,爱和求而不得和挣扎和新生。”

首先暗搓搓向Stey表白xxx我是非常喜欢Stey的,不管是她这个人还是她的文章。Stey的文的一大特点就是喜欢塞私货(喂)而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点。所谓塞私货也就是在文章中表达一些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换言之,她是一个有野心的作者。我早先奉“文以载道”为圭臬,后来不太这样想了,因为这样太容易把文章变成说教的工具。但是Stey的文就不会这样,她是在为了自己而写,如果说她想以文来载什么道,那这个道也只是她自己所要行的道,而不是要求别人也得行这个道。这种野心是让人很舒服的野心。

也正是因为Stey爱塞私货,我一直都不敢给她的文写文评,总担心万一我说得不对会不会冒犯到人家(挠头)但是想到我马上要闭关了,认识她这么长时间我还什么都没给她做过,甚至没有在正确的时间跟她说过生日快乐(……)就感觉非常惭愧xxx正值《圣克莱尔大教堂》完结,我就动了写这个文评的念头。

《圣克莱尔大教堂》里面的角色还挺多的,不负责任地猜想一下,每个角色身上都有Stey想表达的一样东西(或者更多?)

第一章是英sir。刚看到开头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到芥川先生的《河童》,生而为人就注定要受苦受难,死亡才是解脱的唯一途径。这篇里罗莎给我的感觉,怎么讲,有一点神经质(?)好吧我不太清楚怎么形容,总之就是,精神太敏感了。英sir很冷静很理智,但骨子里还是很敏感。关于生死,关于欢乐和苦难,罗莎逃走了亚瑟就要继承她的债。但亚瑟选择了活下来,这或许是他其实已经有了选择的一个佐证?后来他寻找自己母亲的消息,与堂舅会面,或许也是他与人世与自己达成的和解?

第二章是子分。Stey似乎很偏爱写需要承担长辈的期望的年轻人,比如这篇里面的费里和罗维。但是他们走了挺不一样的路子。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这两条路,但是我相信他们都可以走得很好,也祝福他们可以走得很好。

第三章是白鹅。作为一个白鹅厨我要吹爆她!!!是我梦中情白了555这篇里面白鹅让我想高歌一曲“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等等)她给我印象有两个,一个是求不得,一个是淡漠,而求不得也是因为淡漠。文中其他人都是在风风火火地追求理想或者爱情,只有她好像什么都不在意,混在轰轰烈烈的年轻人里面显得有点不搭调,像花草岸边漂着一块薄冰,红事会上突然听见一声乌鸦叫(你这是在夸她吗??)。非常语无伦次了但是她太动人了,最后的结局非常清透通脱让我想到《桃花扇》里道士骂“偏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虽然一点关系都没有)。总之这个白鹅设置得特别妙!

第四章是我普。这篇里面的普也特别好玩,大俗就是大雅,给人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以及比较好奇最后普和洪怎么样了xxx

第五章是尼桑。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章!因为太喜欢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措辞555,但是“挣扎和新生”送给尼桑真的再合适不过了。佛教里面讲究破而后立,才能达到最高境界。最后他的结局真的太超脱太令人动容了。

最后一章是亲分啦。末章和亲分本人一样,非常和缓但又充满希望。然后,第四章里面写到普和洪姐“是同一种人”,其实亲分和子分也是同一种人吧。最后一章亲分他既不殉道也不殉情,而是选择了殉“我”,某种意义上跟前面子分做到一半来了灵感就跑去写曲子遥相呼应(?)他们都活得很自我,套用Stey原文中的句式,不是他们为追求而活,是追求为他们而活。我一直很喜欢《飘》里面的一句话:“Only when like marries like can there be any happiness”。大约同一种人彼此之间总是有与生俱来的莫大吸引力,他们的灵魂永远能共振到一处去。亲子分真的很好,我爱他们!





唉真的很乱七八糟非常不好意思了xxx但愿Stey看到了不会打我xxx







古来圣贤皆寂寞

*是喻黄!16年的旧物补档,忽略掉黄少这个打游戏的宅男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佛教用语和喻队这个打游戏的宅男为什么告个白那么文绉绉的这两点,我个人觉得还蛮可爱的(弗要米孔)
*本来计划内的生贺卡了,勉强充当今年生贺,什么时候补上黄少生贺了什么时候删。不污染tag


于是他告诉我说少天你也不是不清楚这些个家伙的性子,想从他们那里听到点顺心话难于上青天。何况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大人有大量,犯不着跟他们置气。言毕他朝我笑笑,似乎是有所期待。这要放在平日里我肯定会发觉他的表现有些奇怪,但是今天我心虚啊,哪还有什么精力去关注队长有没有ooc。我回想起刚才他突然凑过来看我手机的举动,免不了又是一阵胆寒。我在队长面前撒了谎,生气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祝贺你又老了一岁”的拙劣垃圾话。某几条私信不怀好意地提及了他,但愿他没看见——不管阿门还是阿弥陀佛,只要能奏效我就以我黄少天联盟第一健谈者的身份担保,我一定每天念它个一千遍啊不,一万遍!我一边做起了个虔诚的教徒,一边意念回复了那几个居心叵测的混蛋:我告诉你们,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这样没有廉耻心没有公德心的败类迟早是要遭现世报的!!!!!5个叹号也完全绝对根本不足以表达我内心的愤慨,还要附带一个中指才能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也没法子做到不迁怒。剑圣这称号说到底是给夜雨声烦的,不是给我的。

话又说回来,我不得不承认那几个家伙有些地方说对了。我确实对于队长抱着那么点不可告人的心思,并且时日已久。这么看下来好像居心叵测的那个是我啊?!估计我表现得也是有够明显,不然怎么会连别队的都能看得出来。队长那么聪明,怕是早就心知肚明了。但他依旧拿我当寻常队友看,从没刻意接近或者避开,坦然的不得了,倒是真像个圣人。圣人,相当刚正的一个词,什么情啊欲啊的同它统统不搭界。我前边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静,结果这一下突然又有点恼了,但是究竟在恼谁呢我也不知道。不是那几个揭穿了我的,也不可能是队长(别讲什么多情总被无情恼的老套话,没新意,还假,天知道我哪里敢恼他),思来想去只可能是我自己了——恼我没出息,积下了贪恋他的业不能涅槃。不悟为庸凡,悟则成圣贤,无明生贪嗔痴恋,此乃一切有情物苦痛之根源。

我回过神来是因为他在叫我,见我看向他他复又问我话,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熟悉的表情,说的话却是很难得:“少天,怎么不说话了?”

“啊啊啊队长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刚才走了会儿神,诶反正也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我也不是非表态不可嘛是吧!”

然后他也没接我的话,而是定定地看着我,面上也没表现出什么情绪来,总之就是一直盯一直盯一直盯,这下我给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一不小心先前想问的话就出了口:“队长其实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觉得你自己算不算个圣人?”

他愣了愣,而后垂下眼来想了一会。接下来他又站起身来,走到我跟前,双手圈住了我的颈项。在我惊讶的注视下他开口了。


蛮蛮唼喋声兴起。外头艳阳高照,太阳光跟煮开了的瀑布似的哗哗哗哗淌,被人兜了一瓢从窗口泼到我身上来,滚烫得令人发指。

他说:“我不是圣人,也不想做圣人。如果可以的话,你要不要我做你的良人?”

终.


还是祝我们黄少生日快乐呜呜呜!!!!!5个叹号也完全绝对根本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祝福,还要附带一个大大的heart才能完😘

悔还珠

*大二,提前祝大师兄生日快乐

印飞星皱着眉头讲,你一大早把我叫醒,就是为了拉我去看花?


印飞星常常感到自己不能理解东方纤云的脑回路。上一世是嫌太高深了。老天给他一次重生机会,印飞星感激涕零,心想这些事情我都在上一世排演过一回了,还能猜不到你下一步要干嘛?哪知这一世是旧瓶装新酒,东方纤云的壳子没变,里子换了——的是不高深,但脑子有坑。譬如他搞不懂东方纤云何以要在走完剧情后仍然留在这个世界,又譬如他现在不能理解东方纤云一大清早就跑来喊他起床竟然仅仅是因为后山的桃花开了。

东方纤云绞着手,忸怩道:“我想和八戒你一起看嘛。”

印飞星噎了一口老血在喉,不晓得是被东方纤云这副罕见姿态给恶心到了,还是被那个“八戒”给气到了,又或者是二者兼有。两人对峙片刻,印飞星撇撇嘴,把脸别过去一点,道:“罢了,估计我也睡不着了。姑且陪你走一走。你先等我刷个牙。”



现在他们并肩走在桃树林里。花开得声势浩大,几乎树树披红挂彩。此番盛况决非一日之功,因而印飞星有十成把握,东方纤云这一大早的邀约是蓄谋已久,而不是心血来潮。但他出于某种看热闹的心态没有揭穿。放在以前这是很稀奇的,然而故事结束以后,他对东方纤云早已没有那么刻薄。只是他本人尚不自知。

印飞星难得姿态宽宏不与东方纤云计较,后者却一点也没有领情,殷勤得像变了一个人,生怕自己坐不实居心叵测的罪名。

“八戒你走得累不累?要不要坐下歇会儿?”

“还好,不用了。”

“哦……”

“八戒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

“……东方纤云,我们已经辟谷好多年了。”

“哦……”

东方纤云沉默半晌,忽然跳起来:“我去给你弄枝花!”他东摸摸西看看,最后折下两枝开得最旺的,跑回印飞星身边,一枝自己袖着,一枝递给印飞星:“给你的。”

桃花本来寓意特殊,现在两人各一枝,难免旖旎意味更甚。东方纤云其实是刻意为之。印飞星心里颇抗拒,但他倒没往这一层想,单单是觉得麻烦。然而看见东方纤云朝自己伸出手的一刻,印飞星想起从前他也是这样给自己吃糖葫芦,不禁动容了分毫,遂伸手去接。

就在印飞星伸手的一刻,忽然狂风大作,二人皆被风迷了眼睛。所幸风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不太幸运的就是,待两人睁开眼睛,那枝花已经给风吹秃了。

印飞星:“……”

东方纤云见势不妙,急忙掉头:“八戒你不要生气!我我我我再去给你搞一枝来!”

“算了,你也别折腾了。”印飞星叹口气,把那根树枝夺过来。树枝光秃秃的,看着很茕茕的模样,怪可怜的。

东方纤云在边上小心翼翼地:“八戒你……不伤心啊?不生气啊?”

“我现在不生气。”印飞星扭头瞪他一眼,“你要是再烦我就说不准了。”

东方纤云哦了一声,不说话了。于是印飞星继续把玩那根桃树枝。其实他原本也以为自己是要生气的——剧情都结束了,他印飞星怎么还这么倒霉,何造化不公至此耶?但事实上,兴许正是因为剧情结束了,紧张的日子过完了,他反而少了很多枯荣不等嗔天公的怨怼。至少他还能像现在这样走在骀荡春光里,还有很多很多折花攀柳的机会。何况往后还有那样多个春天供他采撷,从前他没能好好活的份,现在他可以悉数补上了。

东方纤云忽然又开口道:“其实吹秃了也挺好。八戒你知道不知道,桃树枝可以拿来驱邪消灾的。相当于你免费捡了一护身符,好事!”

印飞星脚步顿了顿,旋即揪住东方纤云,扬起桃枝就要往他身上抽:“那我先帮大师兄你驱驱邪!”

“诶诶诶你干嘛——!”东方纤云一声惊呼,“啊好痛!”

“痛个鬼,我又没真打。”印飞星白他一眼,“你今天从早上起就不对劲,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说吧,叫我出来到底什么事。”

谈话避无可避地往这个方向转去。东方纤云本想继续打哈哈,转念一想,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遂深吸一口气,转个身拦在了印飞星面前。印飞星皱皱眉,正欲问他又要作什么妖。然而东方纤云的目光太灼灼,亮得像把切金剁玉的钢刀。印飞星让他这样看一眼,竟然开不了口,只好自欺是有威压作祟。

“二师弟呀。”东方纤云很缓慢地措辞,隐秘又隐秘地试探。

“以前呢,我干了挺多不厚道的事儿。挺对不住你的。这我都知道。我也不指望别的,只求你能给我个机会,好让用我这辈子接下来的时间把欠你的给还上。”

他人生的前二十二年都毫无做主角的自觉,最大的志向是保住自己一条小命。偶有一朝从天而降,跌落修真世界,虽然没有野心充当不染烟火气的谪仙,却也冀求不与世人瓜葛的特权。谁料到头来十年一觉炮灰梦,赢得三界薄幸名。他起先想不通南辕怎么会北辙,后来仍然没想通,但不打算想了。老天要送他来这儿的红尘里摸爬滚打一遭,这就注定他不能独善其身。爱恨情仇才是故事的精髓所在,无论他折腾不折腾,总归都要招惹一些,不如从故事的一开始就照单全收。所以他留下来了,留在这里,等这样一个时机,跟这样一个人讲这样一番话。不是偿还人情,不是乞求宽恕,甚至不仅是吐露爱意——这是在表决心。

山上桃花开得洋洋洒洒,远望恍若铺天云霞,让人不辨晨昏。然而近看却也不至于失其娈婉,正如真正的美人禁得起人扳住脸看,而不惧人指摘其粉搽得太厚,眉画得过浓。美景配美人,东方纤云却分不出心思来观赏。眼下他正专注地盯牢自己的两只鞋尖,面上波澜不惊,实则紧张得要命,心里反复想着:他听懂没有?他到底听懂了没有?


然后对面响起一声轻笑。东方纤云惊愕地抬起脑袋,有一记拳头不轻不重地擂在他的肩头。



END.

其实是1个投桃报李,激情回馈五木老师,感谢她带我入兄坑还督促我码字!奈何我人怂,就不圈她了(。
尝试了一下新写法,比较忐忑
三年以来除商稿外第一篇写完的文,我真是太不容易了(ry)

共客长安(01-03)

是《汴京摸鱼》同人,不是史同。斗胆为tag作一点贡献。
沙雕段子合集,全员没有cp,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子瞻子由的出场率高得出奇。
写来只图君一哂,还请大家莫当真(?)

01.
某次大家问起来,阿左阿右你们真的不是双胞胎?程颢程颐头摇成拨浪鼓,两人四只手摆出残影效果,口里念:卟寔卟寔,莪们卟寔,莪们沒有——!神情仿佛受了天大委屈,下一秒就要跑去开封府敲大鼓。

苏轼说,你们急个啥子嘛,我就是好奇问一下咯。你看我和卯君就长得不怎么像,很好认。我像爸爸,他像妈妈。

程颢道,我们也一个像爸爸一个像妈妈啊!

苏轼大惊:你们爸爸妈妈是双胞胎?骨科吗,失敬失敬。

程颐:哪儿能了!同姓不婚了解一下?

苏轼:那你们怎么这么像啊?

程颢说,其实是不像的,只是诸君未仔细观察耳。比如我们的眼睛就很不像。他的眼睛是往上翘的,我的眼睛是往下垂的。*言毕他俩双双闭眼,大家凑过去仔细一瞧,还真有点那么回事儿。

苏轼忽然一乐:我想起来一个笑话!一个人的眼睛是这样的(手指向上提眼角),一个人的眼睛是这样的(眼角向下),他们结了婚,希望孩子眼睛是这样的(移去手指),结果小孩的眼睛是这样的(眼角一只往上,一只往下)。

二程:啊倗苃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02.
“欧阳公最新作品,梅尧臣等知名作家强力推荐!《风流道士李太白》好评发售中!想要太白同款闪亮大眼睛吗*,买就送欧式大双眼皮贴!心动不如行动,赶快抢购吧!”

苏轼看罢广告:“啥子叫欧式啊?”

苏辙很冷静:“不晓得,可能是欧阳修式吧。”

03.
临近省试,苏洵给两个儿子买了一些粽子,原因有二。一是粽谐音中,可以讨个好彩头。二是据店家言该粽子是正宗嘉兴粽,好吃。粽子有普通肉粽,也有蛋黄肉粽。

比较遗憾的是苏洵失策了,蛋黄肉粽买成了奇数个,而余下的那一只进了不知情的苏辙的肚子。

苏轼得知后,仰天长啸:

长相思,在江南。
蛋黄五花隔云端。
天长路远魂飞苦,
梦魂不到嘉兴难。
啊——!
长相思!摧心肝!!!*

苏辙:“哥,再买一只不就得了。至于吗。”

TBC(?)

notes
关于二程的眼睛:详情请见人教版高中历史必修三。至于那个笑话是以前我一朋友表演给我看的xxx其实我觉得这个笑话很难用语言表达,但是我并不会画画(。

关于太白的眼睛:魏颢说过太白“眸子炯然,哆如饿虎”。

关于《长相思》:其实原文比这个长好多!但是我脑洞比较贫乏,只能改这么多(ry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希望你看得开心,我们有缘下期再见!

好运设计(上)

越写越长,只能分开发了。
是个喻中心粮食向,cp你觉得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迟到了但是,祝我们喻队成年快乐……!

喻文州退役后进了北京联盟工作。给全聚德烤鸭滋润了约半年,喻文州的口音终于也带上了烟熏火燎的北京腔,儿化音运用得纯熟无比。某次他去找王杰希吃茶侃大山时突然很跳,问话里边暗含炫耀:“诶老王,你觉着我的京片子地道不地道?”
王杰希态度冷淡,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抬:“不怎么样。你儿化音加太多了。”静默数秒又突然想起来什么,趁着喻文州还没回话赶忙补上一句:“而且北京话里不少词儿你都不懂,哪门子的地道?”来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的会心一击,一点反击机会都没给他留。
机会主义风格的战术大师短暂失手,然而喻文州何许人也,这点小挫如何能教他放在心上。相反,喻文州一向是愈挫愈勇的。他赶紧向王杰希讨教:“那请您指点一下,怎么才能练成地道的京腔?”
“语言的学习,”王杰希不紧不慢地啜口茶,“是需要具体语境来培养语感的。这么着,我建议你去看几个京派作家的书,长此以往必能有所进步。噢对了喻文州,有一作家肯定特适合你。”
“哦?是谁?”
“史铁生。他腿残你手残,多搭啊。”
不过这句垃圾话似乎并未起到多大作用。喻文州笑笑:“啊,史铁生的话,我早就看过了,并且看得很多。初中里有一回搞征文比赛,我就写了他的读后感。”
王杰希听到这里,终于舍得抬一抬他贵重的眼皮:“嗬,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文化。”俨然忘了自己也是个放弃学业跑来打游戏的问题少年。
“哇,你怎么还瞧不起人的。”喻文州笑起来,“我好歹也是中考考进省直的人诶。”
“这么厉害的吗,那还真是失敬了。”
怼回去之后喻文州反倒有点不好意思:“啊,其实主要原因大概是我运气好吧。”
讲到这里他突然又乐了:“诶讲真,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运气一直特别好?”

你立于目的的绝境却实现着、欣赏着、饱尝着过程的精彩,你便把绝境送上了绝境。梦想使你迷醉,距离就成了欢乐;追求使你充实,失败和成功都是伴奏;当生命以美的形式证明其价值的时候,幸福是享受,痛苦也是享受。现在你说你是一个幸福的人你想你会说得多么自信,现在你对一切神灵鬼怪说谢谢你们给我的好运,你看看谁还能说不。
——史铁生《好运设计》

喻文州好运一说由来已久,枳树才来巢,空穴方来风。他的粉丝中许多热爱谐音梗,赠他一爱称,曰“锦鲤”。喻文州自己当然不会当真,但他也的确真心实意地认为自己运气好。与粉丝们的调侃无关,这实在是有迹可循有据可依的。
要只是运气好了那么一回两回,这也不足为奇。值得称道的点其实在那“一直”上。但这个“一直”的要求是非常高的。这个人必定得从还没出娘胎起就很幸运。喻文州觉得自己完全符合这个条件。

某些粉丝曾经脑补他含着金汤匙出生,每天都从十万平方米的大床上醒来。喻文州偶然看见笑个半死。又有人依据他举止言谈猜测他来自书香门第,祖上什么举人进士一抓一大把。这比上面那个靠谱多了,然而也不幸猜错了。喻文州闻之对曰:“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其实我的身世真的没那么玄幻,”喻文州说,“为什么大家就不能把我想得正常一点呢?”
喻文州家境没那么好但也并不差,殷实二字是绝对担得起了,恩格尔系数可能有百分之二十几。他父母当年白手起家,做一些不大的生意。二人凭借自身才智魄力兼一点时代东风扶摇而上,终于攒起一些家业。当然,我们现在说起这段历史是非常轻巧地带过去的,然而当年的喻父喻母没少吃过苦头。苦尽甘来以后他们才迎来喻文州的出世。这算是喻文州头一桩幸事。
喻文州未尝经历父辈的深重苦难,因而只能从父母的叙述里获悉形貌二三。小时候他听父母讲起那些筚路蓝缕的苦难岁月如何同他巧妙错肩,讲文州呀你要珍惜眼前,竟然有一点点遗憾。想来也是后生仔独有的不懂事的特权。

喻文州的父母文化程度并不高。他的父亲是广州本地人,当年受限于祖父母的经济条件而不得进学。母亲则来自遥远的祖国内陆一隅,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也为了能碰碰运气,主动放弃学业只身东行。曾经有那么一回蓝雨队内饭后闲谈活动喻文州说起自己父母籍贯,徐景熙作出夸张的恍然神情:“难怪我们队长脑子这么好使,是不是生物学上有那个什么,杂种优势……?”
喻文州闻言嘴角抽搐:“谢谢你……虽然知道你是在夸我,但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怪呢。”
话又说回来,不管是因为杂种优势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喻文州父母的学历确实不妨碍他自小便表现得天赋异禀。并且,正是因为他的父母认为自己年轻时没能继续念书,以至于很是过了一段苦日子;因而对喻文州其实向来抱有一种隐秘的,从不宣之于口的期待(他的父母都是顶良善温驯之人,不会忍心向自己的孩子施压。具体表现约为,幼儿园那会儿喻母如同其他望子成龙的家长一样会买一些儿童启蒙读物回来,诸如《笠翁对韵》《唐诗三百首》一类的,其实是想叫他看,然而一直不好意思开口,就偷偷放在书柜次高的那一层的角落,以其时喻文州的个头,要发现得踩张凳子,但又不至于彻底找不见。)
而喻文州也的确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至少在念初三以前是这样的。他是喻家庭院里所能生养出的最琼琼的一棵树。比如喻母的那些启蒙读物终于没有积灰。那些个唐诗宋词喻文州基本可以过目成诵。上中班的时候区里进行过一次经典诵读比赛,他靠着倒背如流的三字经拔得头筹,奖品是一只书包,兼并一只橡皮小黄鸭。书包他回家后充了公,以后念书还可以用;小黄鸭就实在有点鸡肋,毕竟南方即使是冬天也鲜少泡澡,更多时候还是淋浴,淋浴的话小黄鸭就没有了用武之地。小黄鸭如果不能在水面上游来游去,那还算什么小黄鸭呀——!放学路上喻文州捧着小黄鸭这样默然地想着,途经一道沟渠。他的眼睛短暂亮了一下,而后很快黯淡——那里的水过于脏了。他思索片刻,仍旧将小黄鸭捧牢在手里,慢慢和它一道走回家去。
可供验证喻文州的优秀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喻文州毫不费力地升入了最好的小学,然后是最好的初中;比如喻文州从不补课和额外刷题,名次却仍旧靠得很前;比如他在老师和同学一致的推举下第一批入团。喻文州人生的进度条一直拉到这里都无比类似于普遍意义上的好孩子,顺风顺水得令人发指。

tbc.

2017年终总结

上周趁着难得的病假搞了搞年终总结,再不搞就没有机会了(超问题发言)
今年年终总结简直是“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January-June
啥都没有(。

July
敲碎一颗鸡蛋需要多久?
——米英《布尔乔亚大危机》(未完成)

这篇想搞很久了,一直等到今年才动笔(而且还没写完……)大概是我最喜欢的一篇自己的味音痴。本来想送给笔杆作生贺,但是看她今年精神状态太差,这篇又太丧,在考虑换一篇送给她。悄悄祝她早日康复。

她是要飞起来的。本田突然无比确信。尽管不会飞得那么高那么远,而且还会有其他很多鸟跟她争航线。特例虽然少但是一定会有。姑且就让她相信,王春燕会是一个特例吧。
天地间兀地兴起一场声势浩大的蝉时雨。
——燕樱《九品空游》

给《某时某地》的稿子,是今年唯一写完的同人。写得很爽,然而回过头来看发现弊病非常大。仍然很对不起九夏桑。果然有些问题以我的水平而言还是太难讲清楚了。

本田感到一阵难堪的落寞,像蜻蜓压着地面飞过来。他蹲下身去抱住了脑袋。江南,中国,他的旧中国的绮梦……吴歌女,越船娘,秦淮舞伎的水袖一挥就是幅盛世开元景……guan老爷新娶了小他两轮的姨太太。绿豆糕变作齑粉。河水退了下去,人们争着望河滩上跑,欲捡小螃蟹以打牙祭。
——菊燕《红尘一等繁华地》(未完成)

……就为了找到那个官字,我年终总结整整拖了一星期才发出来。简直想暴打lof(。

August
“……那你也先别急啊!总归得等我想想吧!”黄少天心情略略有点复杂。他左手把刘海撩起来,摁在额头上,摸到几点凉。先前他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干,水珠零零落落地滴了几滴下来,停驻在他的额头、眉峰以及太阳穴,仍旧保持一个圆润的形状。他抹了一把,嘀咕道:“都多少年了,哪里还记得啊。”
——黄少天中心《马迟迟》(未完成)

……庙粉失格了,没什么好说的。对不起我们黄少。明年一定把生贺补上。

苏沐橙第一次蓝雨客场即等于第一次到G市。嘉世一行人下了飞机,在机场边上拦出租到酒店。叶修与苏沐橙同乘一辆。司机并非一开始就愿意载他们,原因约为酒店地偏,他嫌太耗油。然而想到这一点的不止他一人。事实上他是叶修和苏沐橙遇到的第三个司机。若非交警介入,恐怕他们还要被拒,然后去拦第四第五第六辆。眼下他一面开车一面发语音,向对方抱怨油价,同行,乘客,以及交警。他讲话带有浓重当地口音,能猜个三两分已属不易。不过偶尔爆出的几句粗口,苏沐橙倒是全听明白了。也不晓得该不该在这样尴尬的地方天赋异禀。叶修安抚性地拍拍她手背。苏沐橙转头看车窗外面,见榕树的气生根拖泥带水地垂下来,心里有点不好受。
——蓝雨&嘉世《四海》(未完成)

这段掺了一点个人经历。目的是通过先抑后扬表现四海之内皆兄弟。没有针对G市的意思,希望G市的朋友看到这段不要生气。

September
然而就连身为史学家的张岱都未能看穿,他们和其他所有人都没什么不同,只是给裹进了改朝换代时阶/级变动的大流而已,恰如《锁麟囊》里的登州大水是天注定,来便是来去便是去,半点由不得人心意。
但历史不是圆圈式循环,而是螺旋式上升的。某个人或某个家族兴许会起落复起落,大众的思想却会不断地进步发展。让张岱永载史册的,让人们记住他的,是他本人,是他的真性灵。这可贵的人性,曾经陪伴过扬州城的瘦马,陪伴过二十四桥的丑妓,陪伴过许许多多的卑田院乞儿;今后也必将长久地陪伴着我这样的后辈,教会我们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
——《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读张岱〈陶庵梦忆〉》

语文课学《项脊轩志》,讲到“三五之夜”,老师顺口一提:古汉语中并举两数,就是以其乘积表数;比如我要说你们今年十六,我就得说你们正当二八。
楚云秀觉得很奇怪:一样都是乘积为十六,为什么就非得是二八呢?四四也是十六呀,为什么四四不行?是因为四四太难听了吗?
她又想:如果真是因为四四的谐音糟糕的话,那我倒以为十六就该是四四——四四,double四!十六是道坎,十六太难过了。
后来下课她跟苏沐橙提起这个。彼时苏沐橙正在弯道写政治,听见这话头也没抬地回:你这是否认了联系的客观性。
楚云秀没想搞唯心,她晓得这太虚太假不存在。她是真的觉得十六好难熬啊。她的十六岁生日在暑假。那天天气好,不很热也不很凉,风量适宜云量适宜,一切都恰到好处。夜里她对着恰到好处的烛光许愿:希望今年一切遂心称意。
高二开学那天,她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上楼来,一抬眼就看见自己高一的老师。老师笑容可掬地同她打招呼:小楚呀恭喜你,你给分进文科实验班啦,我们班就进了你一个。要继续努力呀!
当时楚云秀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热,耳边恍然传来噼里啪啦的炸裂声,可能脑子里有个小人在给这桩喜事放鞭炮。很好,一切都很好,唯一不好的是她自己不晓得这喜事究竟算红算白。
——楚苏《上人顶》(未完成)

……这篇大部分是进入高二以来的真实经历。写得很真情实感。算是一个负面情绪发泄口。丧到不行,然而并不忍心让楚队和我本人一样丧。毕竟她原作里都那么丧了,要对她友好一点。
……突然就很想吹我们楚(??)

October-December
让我们重新回到“啥都没有”(。

今年是有史以来精神状态最差劲的一年了。很多时候不知道应该怎么撑下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辛苦然而希望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渺茫……希望大家都可以比我好过一万倍。

一个旧物

短而不精,出于一点私心私设楚队是苏州人

去苏黎世乃是楚云秀生平头一遭走出国门。初来乍到的新鲜感不过多久便消磨殆尽。拿刀叉时总下意识摆出握箸架势,用着西式甜点而不禁念起芡实糕。她想,人真是顶奇怪的生物。然这不当归咎于她。这间好山好水出不了雪花蟹斗,松鼠鳜鱼。一点黏腻在她心上抹开涂匀,质感极似她在此地买的高档化妆品——售货员推销该产品时说了许多,她唯一没要翻译帮忙即听懂的一句是“它可令您的肌肤光滑有若丝绸”。是日天气晴朗,她同苏沐橙逛街。日光轻飘飘地落在苏沐橙嘴角眉梢,一张如花笑靥简直能淌出蜜。楚云秀心里一紧,一垂首,两颗眼泪便毫无预兆地掉下,掉在苏沐橙嫩藕样的手臂上,成就一番飞花溅玉,弗晓得在后者眼睛里厢阿像起风辰光格西湖水面。伊想吃桂花糯米藕哉。

希望搭噶帮忙扩一下!谢谢谢谢!

北纬森林:

娘塔+女子组的学院背景《某时某地》终宣!

一些信息在图里,文字版见下


本子信息:

性质:APH娘塔+女子组学院背景

规格:A5

字数:10w

定价:40r本体/47r本体+海报

正文:某时某地

性向:GL

CP:米英/红色/雪兔/亲子分/极东/洪白

全年龄向※

 

制作人员:

主催/排版/校对:扶九夏

文阵:Vivian/司则亦/灵七/溺爱/零间/音昭/诺亚/阿静/AOI/碟子/Stey/艾琳/黎哀/姌朷/范无救

图阵:阿刻/阿鳗


预售戳这里

文风试阅戳这里


P2是明信片


最后再说两句

娘塔很好!娘塔真的很好吃!女孩子不好吗?好啊!

求你们买,40r真的不贵,10w字呢(跪地)